咸鱼🐟

间歇性更文,持续性拖延

【霍秀秀中心向】我叫霍当家

第二章 插曲

“吴邪哥哥去楼外楼吧,那的糖醋鱼可好吃啦~”
“行。”吴邪心下倒有些忐忑,知道不是吃顿饭那么简单。只是这会儿秀秀不说,他也不问。
霍秀秀倒是显得轻松自如,一路上手机玩的起劲,各种游戏音效在车子里不断。
吴邪刚把车开到停车场,准备下车。“小邪哥哥你先下车吧,我去接个人,很快就回来。房间名字叫牡丹。”秀秀丢下这句话就坐上了驾驶座,扬长而去。留吴邪一个人在那纠结秀秀到底有没有驾照这回事。

霍秀秀刚刚才开着车离开酒店停车场,就看到有人站在人行道上手里拿着把扇子摇啊摇似乎是在那等着什么人。秀秀把车开上前去,把车窗摇下。淡淡地刮人一眼刀。
“上车!”
“得咧,霍当家!”
但听着这称呼,霍秀秀忍不住皱了皱好看的眉毛。她始终没有办法习惯这个称呼,尽管已经有好一段日子了。
她觉得这就像个诅咒,老九门的诅咒。逃不开,躲不掉。
所以手底下的人都喊她当家的。霍当家,只能是用来称呼奶奶的。她是霍秀秀,不是霍当家。
她也有跟人提过,说能不能换个称呼。可回回都被“不然叫你什么?秀秀?”给堵得哑口无言。
许是察觉到她的情绪不高,那人也没说话。
两人就这么沉默着,车子里一片寂静。
“我来开车?不然小三爷该急了。”最先还是那人先打破了沉默。
“你要乐意你也可以走过去呀,反正就隔了一条马路的事情。”秀秀也不客气,一边反击,一边发动着车子。
“我这不怕你寂寞嘛~没人陪嘛~”刚刚正经没多久就原形毕露。
听了这话,坐在驾驶座正在开车的霍秀秀翻了个白眼。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就不该指望着他能多正经一会儿。
平稳地把车开进停车场停好,下车时霍秀秀一把拉住那人摇扇子的手。感觉到身边的人好像抖了那么一下,不由得想笑。是人都会有恶趣味的不是?霍秀秀这样想。
“我穿了那——么高的高跟鞋,你也好意思让我自己走。”嗔怪地看了那人一眼,随状似无意地朝人身后看了一眼。
对方是什么人啊,不是老江湖也是老油条啊。马上就由进入了状态,一脸坏笑地看着霍秀秀,但语气却温柔得发麻:“哎呀亲爱的,我不是不让你穿高跟鞋的嘛。多难受啊,女孩子要爱护自己。你不穿高跟鞋都很美。”说完还意犹未尽地哼了一小段“你在我眼里是最美”。
绕是情况再紧急霍秀秀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只见那个可疑男子也只是转了一圈就走开了,边走还边打着电话,像是在汇报些什么。
不管怎么样,霍秀秀松了一口气。看了看还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说:“可以放手了吗?”
不爽,严重地不爽。我家小花哥哥都还没有这样挽过我的手呢哼。
“哎,我还没挽够呢。霍当家你真无情,需要我的时候对我那么好,不需要我的时候,就要我把我抛弃。我委屈我不高兴。”
霍秀秀嘴角抽了抽,难得地翻了个白眼。得,你要挽着就挽着吧。谁知道这附近还有没有危险的人。
霍秀秀脑内是弹幕不断,但是该交待的事情还是说了个清楚。
“刚刚那个是四阿公的手下,我上次和奶奶去他那儿拜访时见过。”
听了这话,对面那人也收起了玩笑的态度。认真了起来“我们来杭州这件事情就只有你,小三爷,小花,和我,噢还有那个黑眼镜知道 除此之外别无他人,你的意思是.....有人泄密?”那人停下来,看向霍秀秀。
只见霍秀秀一脸平静地看着他,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你不是在怀疑我吧?!”不意外地收到一个白眼,“咳咳,开个玩笑嘛。你在怀疑瞎子?也对,他以前是在那个老头子底下干过。但是,那是小花信他,所以应该不是他。哎等等,我干嘛要帮他撇清关系啊,这样一来不就我的嫌疑最大?”
“你的嫌疑很大哦~你的父亲和四阿公曾经......”话说到一半,故意停下来看向那人。
“看我干嘛?”一脸无辜,“我爸跟我有什么关系?”
“是没关系。走啦,是小花哥哥放的消息。”霍秀秀扬了扬手中的手机,飞快地走向酒店大门口。
只留那人在原地无奈地耸耸肩,“呵呵年轻真好.....”却没想过自己也不比她大几岁。“哎亲爱的,你等等啊我不知道房间名!”

——————————————————————————————
猜一下那个男人是谁的后人?猜中有奖。提示九门中人w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