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

间歇性更文,持续性拖延

【解雨臣】海棠无香

文笔奇渣,欢迎指点。

—————————————————————————————

四月份的北京难得下那么一场雨,不是很大。

雨淅淅沥沥地滴落在海棠花瓣上。大片大片的乌云挡住了本该明媚无比的阳光,满园的海棠无声地承受着雨点无情地打击。

一个光头男人低着头站在一棵茂盛的海棠树下,时不时地有花瓣落在他的身上。他也不打伞,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那。

大概过了一会,男人从衬衫里拿出一根烟,娴熟地打火 点着 放进嘴中。吐出一阵阵的烟圈,两眼茫然地看着一院子的海棠。“解当家,要不要来根烟?”稍顿了一会儿,待眼底恢复了清明,男人才继续开口。“哦,我忘了,解当家是不抽烟的。”男人把烟一扔,用皮鞋踩灭烟头。“那解雨臣...小花,来一根不?哦瞧我这脑子。啧啧啧我都快忘了你嗓子不行这件事了。唉,最近事儿多。”男人拍了拍自己那光滑的脑袋像是自嘲。“你说你从不抽烟怕对嗓子不好。我呸!我看你是怕脑子不清醒吧。你他娘的瞧瞧人家胖子成日里“难得糊涂难得糊涂”地念叨,你怎么就不学学呢?‘干这一行,太糊涂或太清醒都不好。’这是你自个儿说的,结果呢呵呵...你瞧瞧”

轰隆隆——雷声更大了。男人弯腰把地上的烟头捡起。许是被烟呛着了,男人咳嗽了起来,眼白也越发红了。“得得得,你是我发小,不说了不说了啊。我把烟头捡起来,免得你对我有意见。”男人叹了叹气,又继续说到。“你也不是不知道,现如今九门那些人不安分,日子也不太安稳。今儿我来就是看看你,看你还好好的我这颗心也安稳了。秀秀那丫头还跟我闹呢,死活要跟过来瞧瞧。说什么没见到小花哥哥就不能确定你是不是真的平安。哼——同样是一起长大的,你说你怎么就比我受欢迎呢。”男人低下头看着地上的不知道什么东西。“说到秀秀......秀秀她——颇有你当年的风范啊 ,也是可以独当一面的霍当家了。记得她那两个不争气的哥哥吧,呵呵”男人笑了笑,“她那俩哥不知道受什么人指使,闹了起来。那丫头倒好,早就派了人在调查。我才刚知道这事,她就已经带着伙计把她那两个哥的盘口给端了,还把对解家的意图不轨的家伙给做了。这速度啧啧...比你当年虽然差点,但做的不错,那段时间京城里头的血腥味,我在杭州大老远的都闻得到。还整什么‘下雨的天气,流血的天气’‘直接打死算我霍当家的’啧啧,当时把我也听得也给一愣一愣的,更别说人家瞎子。哎哟那天他就跟开了挂似的,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你不老说小哥给我灌了什么迷魂药吗,喏现在该我问你了。你给人家瞎子灌了什么迷魂药了?把人家折腾成这样。现在道上可没人敢说解当家已经不在了这话。前几次有一没什么眼力见的当着人家的面这么说,第二天那盘口可就改姓解了。唉,那天我去了趟解家,瞧见他了 瘦了不少,那大墨镜根本挂不住。见了我,他还笑呢 你猜他跟我说什么了......算了,你也猜不着。他说‘从来就没有值不值,有的只有愿不愿意。’说来也好笑,第二天去盘口的那会儿,秀秀穿了个粉红色的旗袍;虽然我怀疑他洗衣服洗掉色,但人家黑瞎子衣服里的衬衣也是粉的。就我不合群的一身黑,不过下起手来倒一个两个比我还黑。”好像想到了什么男人笑了笑,也不嫌地面湿,就这么坐了下来继续说:“我就纳了闷,小花你说我发小的魅力咋就这么大了呢?上到霍当家,下到黑瞎子,道上一半的资源都被你给拢了去,让我这些小百姓怎么活。别告诉我你不清楚秀秀和瞎子对你的感情。我知道你把秀秀当成是妹妹,那瞎子呢?你也把人家一米好几的大老爷们当妹妹???记得自己说过的这句话吧......‘解当家是不会怕的,但是解雨臣,我会’你跟我说你怕,你他娘的在怕什么? ”

男人忍不住咳嗽了起来,脸上说不清是雨滴还是泪。“不就是反水吗?他妈的跟我们说一声会死啊?咋俩发小这么多年还整什么连累不连累,那些年我被你连累着一起罚站这事还少! 那年你坐在二爷家的墙头上,亭亭玉立的一个小姑娘,我当时就想谁要娶回去了,这福分可就大了。 当初说要娶你哼哼....还好现在没成。 ”

轰隆隆——又是一道惊雷,雨下的更大了。

男人站了起身,用手拍了拍裤子上的烟灰。“下雨的天气,流血的天气。小花,我先走了啊,好好保重。”光头男人弯下腰把手上从树上折的一枝海棠放到墓碑上。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些什么,但终究化为一声长长的叹息。而黑白照上的那个青年仍是那眉眼弯弯的样子。

风吹落了海棠,带起一缕幽香。谁说海棠无香?只是不懂而已。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