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

间歇性更文,持续性拖延

娜塔莎【苏解】

写的大概就是苏♭联解♭体的那个时候。
ooc预警
ooc预警

——————————————————————————
那么,会议结束!【安静的会议室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沙哑而难听。】嘶...【好刺耳!让人烦躁的余音不绝于耳,感觉随时都会暴走。看到上司的眼色,强压着心中的烦躁低下头乖乖坐好】
【会议已经结束,没有一个人离去。继续坐着椅子上发呆,反正哥哥姐姐们和上司们还没走,不急。在哪发呆不是发呆,反正上司会拿主意的不是?这场会议可是半句话都没有听进去,听与不听都是一样,何必呢?】
【就这样一片的死寂,就和这场会议一样。想走了,好烦。有意义吗?试着动了动身子,从来没有这么沉重。算了,就这样吧,已经改变不了什么了。眼睛盯着天花板上那华丽而苍白的花纹,像极了现在的自己——华而不实。无力地扯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那么,我们就不多留了。【耳边响起坚定的声音,没有发颤。谁都想不到,爱德华会是第一个离开的,以前明明那么温和的一个人,但是到了这种场面居然是那么的决绝。其实出现这个局面才是谁都想不到的吧,明明几个月前这个家还是那么和谐,可是谁能想到会成这样...】
【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但嘴唇好像是粘住了说不出话来】
真是不让人省心的孩子呐...露西亚也要走了哦~【轰!好像有什么在耳边炸了。猛地把头抬起,盯着他。眼泳神里满是不甘,却看到的是对方淡定的脸,好像这次事情与他无关】不可能...【喃喃的低语,明明这次受伤最多的人就是他。他怎么可能甘心?目光并没有收回,好像这样子就可以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来。】
【眼看着着对方的离去,也没能看出什么情绪。再有不甘也只能作罢,上司看似无意地递了眼神过来】人民的利益...
【嘴角勾了勾,自嘲地笑笑,低下头看着裙子】
【看着最大的哥哥已经离开了,剩下的哥哥姐姐们也陆陆续续地接着离开,留下也没有什么意义,不是吗?装作没有看到上司递过来想让我快点走的眼色,私心想着是不是可以再等一下,等一下尼桑他们就会回来像以前一样开开心心地坐在桌旁】你先回去吧【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的声音也可以如此镇定。仔细观察上司的脸色,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目送着上司走出会议室的门。】
【站起来,理了理裙子,缓慢庄重地走向那个主位,坐了下来——他坐过的位置。没有想象中的舒服,甚至有点冷。】
【是了!没有了尼桑以后就是我坐在这个位置上了,冷又如何?不是早已习惯了吗。从现在开始,我就是我了,已经不再是那个需要依靠尼桑的小女孩了!】
我已经无所畏惧!【不服输地站起来,右手握拳,举起】我已经骄傲地独立...无需依靠【尾音微颤】尼桑,我已经可以坐上你的位置了... 【但是,如果可以,我还是希望坐在那里的人——是你】
【回不去了,一切都回不去了...】既然大家都说需要帮助,就让娜塔莎来帮帮你们吧【扯出一个苍白而又嘲讽的微笑,悠闲地晃出门】我来帮你们啦
【会议室依旧苍白,只不过——娜塔莎已经不再是以前的白俄罗斯了哦】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