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

间歇性更文,持续性拖延

我已经死了_(:з」∠)_暴击

整理相册~
风格和前面两张差不多_(:з」∠)_

手机机拿歪了,,,没拍好有点小遗憾_(:з」∠)_

古城里,长桥上,没有遇到那个你

【长评】关于玩纯血荣耀的一点小感受[安利]

其实刚刚开始看到纯血的时候是在耽美区看到的,感觉很惊讶,毕竟太少有关于HP的耽.美游戏了。但是说实话,刚开始对纯血并没有太多的期待,因为不少的耽美游戏【包括文】都非常的崩,比如说总是把一方娘化这种.....尤其这部游戏的男主还是原创男主。真的只是为了支持一下HP耽美而已。但是后来当我开始玩的时候,我发现我错了。这是一部非常非常非常棒的游戏!!!

因为我是一个斯莱特林,所以私心会更加偏向于斯莱特林一些,但这并不能说明我在原著当中喜欢斯莱特林的每一个人,比如Draco。但是因为这部游戏让我不得不改观。Draco并没有我印象中的那么坏,事实上我觉得他的那些举动非常符合纯血贵族家一位小少爷的形象,非常的贴合原著。甚至一改往日我对他的坏印象,甚至喜欢上了这个有点傲娇又有一点作死的大男孩儿。对于Jeo的设定也是让我觉得眼前一亮,作者大大给了Jeo一个有点孤独甚至是有点悲伤的童年。童年的经历以及家族的原因使Jeo变得比同龄人更加成熟同时也拥有一些别的少爷小姐没有的东西。我想那应该就是吸引Draco的原因吧…?

让我最为印象深刻的就是里面人物的对白,从语言的方面刻画出了一个个鲜活的斯莱特林。作者在开头时说过会有一些毒舌的成分,为了使人物形象更加贴切。但是,这些毒舌并不是毫无由来或没有根据的,而是根据人物的性格特征来分配台词,使剧情更为合理也增加了还原度并且非常有感觉,总得来讲就是人物塑造方面非常出色!!!

就算抛开毒舌这一条不讲,人物对白也还是十分的符合人物个性。毕竟在角色扮演游戏里面能够体现人物性格特征的就只有人物语言了。比如说斯内普教授他的语言特征“三句话里面两句离不开警.告”并且在对待格兰芬多的时候刻薄的要命,在对待斯莱特林的时候虽然没有好到哪里去但是比起格兰芬多来说简直就是善良。一下子一个刻薄且护短的斯莱特林的形象体现了出来~再比如说哈利,一位勇敢的格兰芬多,大难不死的黄金男孩,救世主,Draco的死敌【x】。在看到罗恩被小龙开玩笑的时候我们的哈利对于自己的朋友被嘲笑愤怒极了,不分青红皂白就立刻反驳了回来顺便还把整个斯莱特林给嘴炮了一遍。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典型的格兰芬多(蠢狮子)才会干的事。哈!我说的是勇敢!

再来说说Jeo的父亲和Draco的父亲,这两位爸爸其实也是蛮可爱的不是?一个是看起来不怎么像斯莱特林但是骨子里却是斯莱特林的斯莱特林,而另一个却是十分斯莱特林的斯莱特林。两人的斗嘴把我们引申到过去的同时也让人明白,其实斯莱特林之间也有友谊的不是?不得不说的一点是这两位父亲在整个故事当中有着相当大的影响,说成是仅次于Pansy的助攻也不为过。Jeo的父亲起到了相当大的引导作用,比如说在Jeo感到迷茫时,及时地站出来,告诉Jeo他并不是一个人。Jeo有今天这个样子,我觉得他的父母尤其是父亲,功不可没。

最后说说Jeo和Draco吧,其实我认为这一对一直是可以互攻的,完全没有必要纠结于谁上谁下这种问题。一直以来都是Draco主动一点,而Jeo在“揣着明白装糊涂”【不得不说Pansy你真相了】我觉得那是因为Jeo比起Draco来讲更为成熟冷静一些的原因吧,感觉Draco在Jeo的面前智商简直堪忧啊【扶额】果然恋爱会使人智商变低是对麽23333

两位小天使之间的感情让人感觉很舒服,彼此虽然没有陪伴彼此度过全部的时光,但是心中却拥有着彼此。尤其是Jeo转学去了德国的时候,两人还有着联系。是不是应该说身体的距离再远也阻碍不了心的距离【笑】两个人之间没有华丽的情话也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爱,只是像温水煮青蛙一样,细水长流。很自热而然的就在一起了,给人造成一种他们本来就应该在一起的感觉。天生一对。

哦天呐,我甚至都忘了在原著当中并没有这样一个角色但我确实就是爱.上了Jeo小天使。

不得不说作者大大辛苦了,总之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这么良心的作者和作品了,再次感谢作者大大。
也希望作者大大能够把这些东西发扬光,大大加油↖(^ω^)↗

妈呀,第一次写长评就写了这么多……希望作者大大不要嫌我烦呀(笑
以上
祝油猫饼大大的生活越来越好

【霍秀秀中心向】我叫霍当家

第二章 插曲

“吴邪哥哥去楼外楼吧,那的糖醋鱼可好吃啦~”
“行。”吴邪心下倒有些忐忑,知道不是吃顿饭那么简单。只是这会儿秀秀不说,他也不问。
霍秀秀倒是显得轻松自如,一路上手机玩的起劲,各种游戏音效在车子里不断。
吴邪刚把车开到停车场,准备下车。“小邪哥哥你先下车吧,我去接个人,很快就回来。房间名字叫牡丹。”秀秀丢下这句话就坐上了驾驶座,扬长而去。留吴邪一个人在那纠结秀秀到底有没有驾照这回事。

霍秀秀刚刚才开着车离开酒店停车场,就看到有人站在人行道上手里拿着把扇子摇啊摇似乎是在那等着什么人。秀秀把车开上前去,把车窗摇下。淡淡地刮人一眼刀。
“上车!”
“得咧,霍当家!”
但听着这称呼,霍秀秀忍不住皱了皱好看的眉毛。她始终没有办法习惯这个称呼,尽管已经有好一段日子了。
她觉得这就像个诅咒,老九门的诅咒。逃不开,躲不掉。
所以手底下的人都喊她当家的。霍当家,只能是用来称呼奶奶的。她是霍秀秀,不是霍当家。
她也有跟人提过,说能不能换个称呼。可回回都被“不然叫你什么?秀秀?”给堵得哑口无言。
许是察觉到她的情绪不高,那人也没说话。
两人就这么沉默着,车子里一片寂静。
“我来开车?不然小三爷该急了。”最先还是那人先打破了沉默。
“你要乐意你也可以走过去呀,反正就隔了一条马路的事情。”秀秀也不客气,一边反击,一边发动着车子。
“我这不怕你寂寞嘛~没人陪嘛~”刚刚正经没多久就原形毕露。
听了这话,坐在驾驶座正在开车的霍秀秀翻了个白眼。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就不该指望着他能多正经一会儿。
平稳地把车开进停车场停好,下车时霍秀秀一把拉住那人摇扇子的手。感觉到身边的人好像抖了那么一下,不由得想笑。是人都会有恶趣味的不是?霍秀秀这样想。
“我穿了那——么高的高跟鞋,你也好意思让我自己走。”嗔怪地看了那人一眼,随状似无意地朝人身后看了一眼。
对方是什么人啊,不是老江湖也是老油条啊。马上就由进入了状态,一脸坏笑地看着霍秀秀,但语气却温柔得发麻:“哎呀亲爱的,我不是不让你穿高跟鞋的嘛。多难受啊,女孩子要爱护自己。你不穿高跟鞋都很美。”说完还意犹未尽地哼了一小段“你在我眼里是最美”。
绕是情况再紧急霍秀秀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只见那个可疑男子也只是转了一圈就走开了,边走还边打着电话,像是在汇报些什么。
不管怎么样,霍秀秀松了一口气。看了看还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说:“可以放手了吗?”
不爽,严重地不爽。我家小花哥哥都还没有这样挽过我的手呢哼。
“哎,我还没挽够呢。霍当家你真无情,需要我的时候对我那么好,不需要我的时候,就要我把我抛弃。我委屈我不高兴。”
霍秀秀嘴角抽了抽,难得地翻了个白眼。得,你要挽着就挽着吧。谁知道这附近还有没有危险的人。
霍秀秀脑内是弹幕不断,但是该交待的事情还是说了个清楚。
“刚刚那个是四阿公的手下,我上次和奶奶去他那儿拜访时见过。”
听了这话,对面那人也收起了玩笑的态度。认真了起来“我们来杭州这件事情就只有你,小三爷,小花,和我,噢还有那个黑眼镜知道 除此之外别无他人,你的意思是.....有人泄密?”那人停下来,看向霍秀秀。
只见霍秀秀一脸平静地看着他,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你不是在怀疑我吧?!”不意外地收到一个白眼,“咳咳,开个玩笑嘛。你在怀疑瞎子?也对,他以前是在那个老头子底下干过。但是,那是小花信他,所以应该不是他。哎等等,我干嘛要帮他撇清关系啊,这样一来不就我的嫌疑最大?”
“你的嫌疑很大哦~你的父亲和四阿公曾经......”话说到一半,故意停下来看向那人。
“看我干嘛?”一脸无辜,“我爸跟我有什么关系?”
“是没关系。走啦,是小花哥哥放的消息。”霍秀秀扬了扬手中的手机,飞快地走向酒店大门口。
只留那人在原地无奈地耸耸肩,“呵呵年轻真好.....”却没想过自己也不比她大几岁。“哎亲爱的,你等等啊我不知道房间名!”

——————————————————————————————
猜一下那个男人是谁的后人?猜中有奖。提示九门中人w

【霍秀秀中心向】我叫霍当家

第一章 贼船

杭州的四月份正是杨柳依依的好时候。
“哎呀~还是吴邪哥哥你这里舒服。”霍秀秀伸了个懒腰,就往沙发上一歪,好似就赖在那不走了似的样子看得吴邪一阵胃疼。心说:瞧这话说的多违心,就我那小破沙发还不如您在老北京城里头垫脚的垫子那。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跟小花待久了,好好的妹妹都变坏喽。
而歪在沙发上的人似乎看出来吴邪心中所想,一直用着那双桃花眼正一眨一眨地朝吴邪这看,嘴角还带着点意味不明的笑意。活脱脱就是一只偷了腥的白狐狸,就差没尾巴了。
吴邪被看得发毛,赶紧为这位歪在沙发上的大美人送上茶水,问:“小....花儿爷别来无恙?什么风把你给吹过来啦?”
“怎么啦?赶我走?小邪哥哥你嫌弃我?”秀秀把身子坐正,两条大长腿顺着那旗袍的分叉往那一叠,用手捂住胸口,一副婉然欲泣的样子,看得旁边的王盟眼发直。
“我这不是关心你小花哥哥嘛!关心关心。”吴邪连连摆手,顺带瞪了一眼王盟。丢人!
“呵呵小花哥哥还能有什么事情嘛真是的,吴邪哥哥也不多点关心关心我。”霍秀秀一下子收回刚刚那婉然欲泣的表情,娇嗔地看了吴邪一眼,走到吴邪身边挽起他的手臂摇了摇,倒像极了邻家小妹妹在和哥哥撒娇。“哎...算起来我们也好久没一起出去了,陪我去吃饭怎么样?走吧走吧!”话音刚落,没等人反应就直接拖了出去。
霍秀秀一路把人拖到门口,拉开车门。转过脸去看被自己抓着胳膊一脸懵逼的小三爷。“吴邪哥哥.....你该不会想让我来开车吧?我还没有驾照呢...”
吴邪这才刚反应过来呢就见着对面秀秀脸上带着和自家发小如出一辙的笑容看着自己。心说不好,上贼船了。然后认命般得摇摇头为秀秀拉开车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傻瓜攻略】关于周瑜打法的一点点拙见

用周瑜打了一个下午的墨家机关道,终于明白了明明周瑜也是蛮帅的,皮肤也还行为啥人气不如李白的原因!
真相只有一个。

周瑜只能是成功背后的男人。

因为,他皮!脆!啊!

众所周知,周瑜因为伤害高,一直有着法师一哥的名号。法师就意味着皮脆,皮脆就意味着周瑜——我们的法师一哥,不可能做到像关羽啊亚瑟啊这类近战职业一样一往直前地杀到团战中心去。我相信大部分法师的操作者都选择在我方队友身后发动进攻或者躲在草丛里。既安全,又有效的方法绝对是上上之策。当然,如果你玩得很溜的话就另当别论。

事实上如果不出什么大意外的话,绝大部分的法师还是砸一个技能一个准的。但是周瑜嘛
呃....

个人认为周瑜机动性不强,发动较大技能主要靠得是个人预判。3个技能里面两个大技能都是无法跟随着目标移动,小的嘛也是想躲就能躲得开的那种。基本上敌人只要跑出了那个区域或者一个拐弯避开瞄准区域,就没有什么太大的伤害。既浪费CD又容易被人贴身。 如果这个时候伤害较强的技能CD还没有好,而前面来了个李白或者关羽...嗯你就和咸鱼一样并没有多大区别。就乖乖等完死亡冷却吧.....但是如果是墨家机关道的话嗯.....就等着水晶破吧。

尽管周瑜机动性不强,但你也别嫌弃人家呀,起码人家伤害还是不错的。建议使用或者打算用周瑜的各位身边一定要跟上一个控场或者说身边有个有可以对方英雄暂时停下的技能的队友。卡时间很重要,最好在把对方控住的时间内速度带走。
举个栗子,比如安琪拉。小萝莉一个火球上去,对方减速甚至有可能放弃抵抗直接停下,这个时候就不要大意地和安琪拉一起把所有技能都砸过去吧!!!再比如说,小乔。一个大扇子把人击飞。趁对方上天的时候和小乔一起砸技能带走吧~这是双法师配置。或者试试用近战职业去拖住对方也行,不过这个配置,在PVP中比起双法师来讲比较冒险,毕竟谁也不知道对方会不会上来就打法师,所以用技能控住比较安全一点。

其实说了这么多,关键点就是要让对方知道你是孙悟空,他是唐僧。出了你技能的那个圈会有妖怪把他带走x 所以不要让对方跑出你的圈子,尽量让他吃足一套。

补充一点,不要想着PVP单杀,人机溜得开还好。PVP中的周瑜就是一块流着汁水的肥美牛排(队友吐槽)。所以如果你不是特别6的那种,那你还是乖乖地站在队友后面等着捡人头吧:)

以上只是一个手残的渣渣玩了一个下午的周瑜总结出来的一点点小建议。如果对你有帮助,是我的荣幸,如有bug也欢迎你提出~
and 我就是CD流,不服咬我呀:)

又及,这篇攻略还有一个名字叫做《论脆皮法师的自我修养》。

【解雨臣】海棠无香

文笔奇渣,欢迎指点。

—————————————————————————————

四月份的北京难得下那么一场雨,不是很大。

雨淅淅沥沥地滴落在海棠花瓣上。大片大片的乌云挡住了本该明媚无比的阳光,满园的海棠无声地承受着雨点无情地打击。

一个光头男人低着头站在一棵茂盛的海棠树下,时不时地有花瓣落在他的身上。他也不打伞,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那。

大概过了一会,男人从衬衫里拿出一根烟,娴熟地打火 点着 放进嘴中。吐出一阵阵的烟圈,两眼茫然地看着一院子的海棠。“解当家,要不要来根烟?”稍顿了一会儿,待眼底恢复了清明,男人才继续开口。“哦,我忘了,解当家是不抽烟的。”男人把烟一扔,用皮鞋踩灭烟头。“那解雨臣...小花,来一根不?哦瞧我这脑子。啧啧啧我都快忘了你嗓子不行这件事了。唉,最近事儿多。”男人拍了拍自己那光滑的脑袋像是自嘲。“你说你从不抽烟怕对嗓子不好。我呸!我看你是怕脑子不清醒吧。你他娘的瞧瞧人家胖子成日里“难得糊涂难得糊涂”地念叨,你怎么就不学学呢?‘干这一行,太糊涂或太清醒都不好。’这是你自个儿说的,结果呢呵呵...你瞧瞧”

轰隆隆——雷声更大了。男人弯腰把地上的烟头捡起。许是被烟呛着了,男人咳嗽了起来,眼白也越发红了。“得得得,你是我发小,不说了不说了啊。我把烟头捡起来,免得你对我有意见。”男人叹了叹气,又继续说到。“你也不是不知道,现如今九门那些人不安分,日子也不太安稳。今儿我来就是看看你,看你还好好的我这颗心也安稳了。秀秀那丫头还跟我闹呢,死活要跟过来瞧瞧。说什么没见到小花哥哥就不能确定你是不是真的平安。哼——同样是一起长大的,你说你怎么就比我受欢迎呢。”男人低下头看着地上的不知道什么东西。“说到秀秀......秀秀她——颇有你当年的风范啊 ,也是可以独当一面的霍当家了。记得她那两个不争气的哥哥吧,呵呵”男人笑了笑,“她那俩哥不知道受什么人指使,闹了起来。那丫头倒好,早就派了人在调查。我才刚知道这事,她就已经带着伙计把她那两个哥的盘口给端了,还把对解家的意图不轨的家伙给做了。这速度啧啧...比你当年虽然差点,但做的不错,那段时间京城里头的血腥味,我在杭州大老远的都闻得到。还整什么‘下雨的天气,流血的天气’‘直接打死算我霍当家的’啧啧,当时把我也听得也给一愣一愣的,更别说人家瞎子。哎哟那天他就跟开了挂似的,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你不老说小哥给我灌了什么迷魂药吗,喏现在该我问你了。你给人家瞎子灌了什么迷魂药了?把人家折腾成这样。现在道上可没人敢说解当家已经不在了这话。前几次有一没什么眼力见的当着人家的面这么说,第二天那盘口可就改姓解了。唉,那天我去了趟解家,瞧见他了 瘦了不少,那大墨镜根本挂不住。见了我,他还笑呢 你猜他跟我说什么了......算了,你也猜不着。他说‘从来就没有值不值,有的只有愿不愿意。’说来也好笑,第二天去盘口的那会儿,秀秀穿了个粉红色的旗袍;虽然我怀疑他洗衣服洗掉色,但人家黑瞎子衣服里的衬衣也是粉的。就我不合群的一身黑,不过下起手来倒一个两个比我还黑。”好像想到了什么男人笑了笑,也不嫌地面湿,就这么坐了下来继续说:“我就纳了闷,小花你说我发小的魅力咋就这么大了呢?上到霍当家,下到黑瞎子,道上一半的资源都被你给拢了去,让我这些小百姓怎么活。别告诉我你不清楚秀秀和瞎子对你的感情。我知道你把秀秀当成是妹妹,那瞎子呢?你也把人家一米好几的大老爷们当妹妹???记得自己说过的这句话吧......‘解当家是不会怕的,但是解雨臣,我会’你跟我说你怕,你他娘的在怕什么? ”

男人忍不住咳嗽了起来,脸上说不清是雨滴还是泪。“不就是反水吗?他妈的跟我们说一声会死啊?咋俩发小这么多年还整什么连累不连累,那些年我被你连累着一起罚站这事还少! 那年你坐在二爷家的墙头上,亭亭玉立的一个小姑娘,我当时就想谁要娶回去了,这福分可就大了。 当初说要娶你哼哼....还好现在没成。 ”

轰隆隆——又是一道惊雷,雨下的更大了。

男人站了起身,用手拍了拍裤子上的烟灰。“下雨的天气,流血的天气。小花,我先走了啊,好好保重。”光头男人弯下腰把手上从树上折的一枝海棠放到墓碑上。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些什么,但终究化为一声长长的叹息。而黑白照上的那个青年仍是那眉眼弯弯的样子。

风吹落了海棠,带起一缕幽香。谁说海棠无香?只是不懂而已。

慢慢消失的年味,消失的传统,消失的时间